今天下午趁著午休空檔,偷得浮生半日閒到街上閒逛,正埋首在醉心的模型上時,突然傳來陣陣咖啡香圍繞鼻尖。

「這是什麼味道?這麼香來著!!」心理打著疑問。

循著香味往左望去,只見一間歐式咖啡店,店外一個禿頭大哥正推開拱形鑲著方塊玻璃的木門,滿臉滿足的步出以馬賽克磁磚裝飾成希臘風格的階梯,正回頭笑應店員,感覺正熟。

「香味就是從那門縫竄出的!這香味著實吸引人,不去瞧瞧可不行。」

心裡盤算,腳步沒停,一個箭步閃過禿頭大哥竄進門裡去。

「啊!」一聲輕呼,禿頭大哥被我輕浮的動作嚇了一跳。

才剛進門濃濃咖啡香滿湧而來,頓時身陷焦香漩渦,猶如捲入流沙不能自拔。

「歡迎光臨!」

這聲音像一條壯碩的臂膀般將我從漩渦中拉出,我抖了抖身上的殘香,滿臉尷尬的笑迎店員,眼睛餘光依稀的看見禿頭大哥的嗤嗤笑意。

「先生一個人嗎?」甜美的店員問著。

我攤開雙手,嘴角上揚帶著笑意回頭看了禿頭大哥一眼,這動作意味著「當然是一位,要不然是跟這位禿頭大哥嗎!」

甜美服務生發出銀鈴般笑聲道:「先生這邊請。」

我順手拉了拉衣領,挺著胸跟著服務生走去,而門外的禿頭老哥也正隨手關上門,朝大街走去。

服務生領著我來到一圓形鐵鑄小桌,鏽著銅綠的波浪鍛鐵上頂著几淨圓形玻璃,透出一股古典歐風,服務生禮貌地幫我拉出小鐵椅,我緩緩入坐,輕提扶手前移,靠著椅背盡量將自己融入氣氛之中。

服務生纖美的雙手遞上製作精美的MENU,看了一下,不假思索的點了一杯招牌摩卡,對於咖啡不甚了解的我,哪懂得什麼咖啡品種,心裡大概只有曼特寧及摩卡,而摩卡在心中的地位又比曼特寧重了一點,那是因為受了麥斯威爾廣告的影響,可見得廣告的影響力著實會影響人們的消費行為。

店理的氣氛圍繞著濃濃古典,從音樂到擺飾皆是,沈醉音樂的同時也好奇地望向吧台,甜美的服務生正以研究般的神情仔細地看著身旁一位中年女子烹煮咖啡。

煮咖啡的器具有點像實驗室裡的玻璃器具,中年女子一邊拿著木質攪拌棒攪拌著黑色咖啡水,一邊注意著手錶計算時間。心想煮咖啡原來也講究科學精神,又是個複雜的人類行為。

人為行為學是一門非常複雜的學問,學術界特別成立一門科學來研究,聽說犯罪行為也是其中之一。人類自持是靈長類高等生物,總喜歡把簡單的東西複雜化,太複雜的東西又想盡辦法簡化,獨特的思考邏輯加上複雜的情緒,衍生一套看似有跡可尋,卻又無形可捉的行為模式。

這就是人類。

沒一會兒功夫,一杯熱騰騰的咖啡出現眼前,黑褐色的液體白煙裊裊,感覺像似黑色的沼澤上凝結的白色沼氣。

「咖啡?」

雙眼觀察著液體和氣體間的變化,當液體氣化後凝聚成一縷薄煙,煙霧隨風飛散在空氣之中,一不小心竄進鼻子附著在黏膜上,黏膜上的神經細胞很快的將資料傳遞回腦,腦部分析後告訴我上述二個字,接著舌頭味覺神經出現變化,雖然還未將咖啡入口,可是咖啡的苦味已在味蕾間散播開來,導致口水湧出浸淫舌根。

腦部傳來訊息,伸手端起白色的咖啡杯喫了一口,攸地一股苦味夾雜著微酸閃電般地襲腦;轟隆一聲,腦中資料庫快速比對校正,校對了既有相關於咖啡的資料,時空突地轉換到十六世紀的非洲,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大片橙黃色的大草原。

大草原上豎立著一個以白色布幔搭起的棚子,在黃橙橙的世界裡非常顯眼;一名與白色棚子形成強烈對比的黑奴,雙手捧滿咖啡豆呈獻給一名看似歐洲人的白人,白人先是被咖啡香吸引,但當他將咖啡豆遞進嘴裡咀嚼時臉色即刻大變,讓人受不了的苦酸味侵蝕他的舌頭,讓他覺得惡不嚥口,氣的一巴掌打在黑奴臉上,也打翻了滿手的咖啡豆。

「呸」的一聲,一坨和著咖啡豆殘渣的唾液飛濺在黑奴臉上。

白人一邊試著將嘴裡的殘渣清乾淨,一邊破口大罵,拿鞭子狠狠抽著全身發抖的黑奴。只見黑奴哀嚎地磕頭跪地求饒,滿臉血淚的他怎麼也想不到,他們族人視為珍寶喝了幾百年的飲料為何會讓這侵略他們、逼他們為奴的主人那麼地生氣;當然那名白人作夢也沒想到,後來他竟靠這讓他舌頭苦澀的黑色小豆成為富豪,更沒想到最後會因咖啡因中毒引發併發症而死。

悲劇最美,是世上不變的定律,也是莎士比亞這位備受世人尊崇的大文豪所擅長的文章類型,因為他深知唯有悲劇才會讓人們深烙在心。

我們不知道白人富豪死後黑奴的生活有沒有過的比較好,只知道頭腦滿是商業點子的歐洲人已經悄悄地將咖啡傳到世界各地,並大賺了一筆,生活越過越富裕,然而黑奴呢?

知道資本主義對世界最大的「貢獻」是什麼嗎?

沒錯!就是巨額的貧富差距。

雖然腦中思緒穿越時空繞了一大圈,但回到現實只不過「浪費」了三秒鐘,咖啡的溫度還不足以下降一度的時間內,我已看到咖啡由非洲傳到世界各地的景象,就像DHL的廣告一樣,以非洲為中心畫出十幾條紅色箭頭到世界各地;時間、空間遭到壓縮扭曲,瞬間跳動,讓兩邊時空不成對比,形成時空重疊,完成了這趟時空之旅。

『世上真的懂得相對論的只有寥寥數人,但卻有太多無知的人為它痴迷。』這不是我說的,是愛因斯坦親口講的。但您知道嗎,穿越時空,享受時空旅行的構想第一人並不是愛因斯坦,而是中國偉大的哲學家『莊子』,他老人家早在二千多年前就提出精神可穿越時空之論,有興趣者可參考『莊子』內篇第一篇『逍遙遊』。

我第一時間的感覺相似於白人第一口咬破咖啡豆的感覺,但接著的感覺卻被隨後而來的甘、醇味修正,那種苦、酸、甘、醇、香五種味道混和在一起的複雜味道,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有時深思鎖眉、有時惆悵、有時甜蜜在心、有時愉悅,繁複的情感思緒剎那間湧入心裡,眼眶濕潤差點掉下眼淚,同時間終於瞭解到為何那名歐洲白人,最後會為原本厭惡的黑色小豆深深著迷到無法自拔,終至喪命。

緩步渡出咖啡店,後頭傳來服務生甜美親切的送客聲,迎面而來的是溫暖陽光,人文氣息悠然上身,好像喝了一杯咖啡後,自己的靈魂就昇華了似的多了優雅,當然這是人們包裝咖啡的方法,及賦予咖啡的價值,但請別忘了我們今天有倖可得此物,全靠當年被打得全身鮮血淋漓的黑奴。

創作者介紹

凡夫

凡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